环球服饰网——全球服饰行业知名网站
主页 > 时装周 > 内容

墨尔本时装节:享受时尚

发布时间:2019-08-29   来源:环球服饰网    
字号:

  晚上六点半,越来越多车辆停靠在墨尔本市中心的的尼科尔森街。只要驻足一会儿,就能看到各种盛装打扮的宾客从车上下来。西装革履的男士看多了多少有点无趣,年轻女孩的打扮更有看头。她们有的穿印花西装套装,有的穿黑色波点长裙,也有人穿露肩礼服。三月中旬的墨尔本正由夏入秋,进入一年中最舒服的时节,怎么打扮都合适。

  要不是提前确认了邀请信息,绝对想不到,这些看起来要去参加蹦迪派对的宾客其实也去墨尔本皇家展览馆。这座建成于1880年的建筑,曾是当年万国博览会的会场,也是澳大利亚境内目前唯一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建筑。而今天,它是第23届墨尔本时装节的主办地。

  墨尔本时装节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也最有影响力的时尚活动。它很特别,以至于业内人士之前参加其它时装周所建立的认知经验在这里几乎全不适用。

  除了买手、零售商和媒体,墨尔本时装节最主要的观众是当地的普通消费者。其次,墨尔本时装节为期10天的日程几乎全集中在晚上七点后的时间段,而且所有的秀还都公开售票。以不到500元人民币的价格,观众就能买下一张秀票,看到一场包含多位设计师最新系列发布的集合型时装秀。

  如果是在米兰、伦敦、纽约,尤其是巴黎时装周,所有的品牌秀都几乎只邀请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业内人士及大客户。而且由于不同设计师的秀常常在不同地点举办,观众很多时候不得不在一小时内从城市这一端飞奔去另一端,因此看秀对体力、精力的要求都很高,大多时候真的谈不上“享受”。

  墨尔本时装节CEO Graeme Lewsey对这样的安排给出解释说,一切都是为了让工作时间大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能更从容、享受地来到秀场。“我们想让消费者花的钱物超所值,如果他们精心打扮、想度过一个很棒的夜晚,我最好给他们很多品牌,让他们好好享受。”

  和观众的盛装不同,眼前这位业内人士穿得“冷静”许多。但他也不似在其它时装周司空见惯的那些业内人士般打扮——他戴着一副玳瑁色的墨镜,蓝色亚麻西装里的白色T恤写着High Hopes(很高的期望),看起来挺像来此度假。

  七点二十一分,当晚的第一场秀终于开始。这场秀一共包含了9个女装品牌。看着前十个模特走T台的身影,一个最直观的感觉是:许多模特的造型甚至没有观众的打扮时髦。

  模特们有不少还穿着已火了几年的露肩上衣及连衣裙;只在大牌度假系列才会出现的草编元素也大规模地出现在T台上;高跟鞋几乎无影踪,匡威、凉鞋和Dr.Martens马丁靴这些澳大利亚街头的常见款称霸T台;大概只有动物纹这类经久不衰、时常轮回的元素才能成为墨尔本和巴黎的时尚桥梁。

  “土澳”

  和几个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聊天时,他们中不止一个人提到,澳大利亚在当地华人圈子里有个别名:“土澳”。

  在澳大利亚留学了4年的白雨说,她觉得澳大利亚人不太受世界流行的影响,就像全世界追求潮流的年轻人都在用小包凹造型的时候,澳大利亚年轻人依旧坚持用大的购物袋和草编包。

  移民悉尼已经五年的米兰达则说了一番自己的“行业观察”。她在曾在纽约留学,并有时尚杂志实习的经历,跑过纽约时装周,目前在墨尔本的一家珠宝公司工作。在她看来,墨尔本时装节本就不是为了设定趋势而存在,“国际上流行的趋势在澳大利亚不一定流行,即便流行也要慢上半年或者一年。”

  这不是刻意为之。澳大利亚时尚的延迟甚至脱节,既有地理因素影响,也有历史遗留原因。

  由于地处南半球,澳大利亚和欧洲、北美、亚洲的季节完全相反。当世界主流时装市场上新夏装时,澳大利亚却正在过冬,流行趋势在这里天然晚了半年。

  此外,与欧洲相比,澳大利亚时尚行业的起步也晚很多。

  昆士兰科技大学设计学院教授Jennifer Craik在《澳大利亚时尚面临的挑战》(Challenges for Australian fashion)一文中写道,自18世纪英国在澳大利亚建立殖民地以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整个大洲对纺织品的需求都高度依赖进口,几乎所有时髦衣服都是漂洋过海才来到这里,本地裁缝制作衣服时也完全模仿其他地区尤其是欧洲的设计。

  而且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平原面积小且分散,使得“目录购物”——看购物信息手册,挑选后邮寄订单,再等待邮寄到货——成为早期澳大利亚最常见的购物方式。这限制了本地居民追赶潮流的可能性。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环球服饰网

图说天下